四虎视频,四虎影视库在线看,四虎影视 > 序诫 > 第五十三章 看不懂的战斗

第五十三章 看不懂的战斗


  张绘和莫欣两人看林序这么肯定,也就没有阻拦。
  他们相信林序不会做没有把握的事,毕竟林序在他们眼里可是杀了A级序鬼的。
  虽然之前林序被序鬼“杀”过一次,不过林序还是活着回来了,结果往往比过程重要。
  只有宁月还有些不放心地看着林序,俏脸上写满了担忧。
  林序见状拍了拍她的肩膀,说:“相信我!”
  同时给了宁月一个肯定的眼神。
  宁月虽然还是有些担心,也只好作罢。
  “千万小心!”
  她说着拿起林序胸前的十字架,闭着眼睛仿佛在祈祷什么。
  她经常看见林序对着十字架祈祷,知道林序有这个习惯,她也有样学样地做了起来。
  林序见她认真,没有打扰她,微微一笑。
  “好了,我要走了……”
  听着紫衣女人和悉茗就要走远的声音,林序抚了抚她的脑袋,像是在安慰小孩儿一样。
  宁月被他的这一举动弄得满脸通红,林序却只是毫无自觉地转身跟上悉茗的脚步,同时将躺在地上的红切拿起来装进背后的剑匣里。
  “咔咔咔!!!”
  林序一踏上冰桥,冰桥便在他后面裂开来,那个紫衣女人摆明了不希望宁月等人跟上。
  没有回头,林序沉稳地跟着悉茗和紫衣女人直往游轮而去。
  “相信他吧,他说不会有事应该就没事了。”
  莫欣看宁月依然担忧地看着林序的背影,说道。
  张绘走过来,“那个女人不像是要找茬的样子,应该不会有事的。”顿了一下,他又接着说:“倒是林序那个妹妹,为什么那个女人会答应和她打呢……我还以为她只是个小孩子,看来是个强大的序者,林序怎么会领养这样一个序者呢?”
  这确实是众人最不解的地方,特别是莫欣。
  前一刻她还在带着悉茗吃饭,现在才发现悉茗很可能是可以和那个强大的女人同等的存在,这不得不让她感到震惊。
  序界不乏这种很小的年纪却很强大的存在,毕竟序者强不强和年龄关系不大,天生就拥有强大的序自然会很强。
  只是因为刚才悉茗并没有表现出是一位序者,林序也只是说她是他领养的妹妹,再加上本人也长得天真可爱,所以他们才会有些吃惊而已。
  “看来林序领养了一个了不起的妹妹……”
  莫欣苦笑,亏她还以为那个小女孩儿真的只是个普通女孩儿。
  “先不说为什么林序会有这样一个妹妹,那个女人为什么会找他?照理说林序初入序界,不该得罪那些强大的序者才对。”
  张绘皱着眉思索。
  “林序身上有秘密!”
  这是三人内心不约而同产生的想法。
  宁月一直没有说话,只是皱着眉,握着绿茵的手稍微紧了紧,折扇的钢铁握把被捏得吱吱作响。
  她不喜欢这种无力的感觉,什么也做不了,就像当初姜太卿将宁叶倾的死亡通知发到她手上时那种感觉。
  “不管林序那个女人为什么要找林序,我们都不能坐以待毙,我已经将百穿附在林序的十字架上,稍有不对,我就会冲上去!”
  宁月的一句话打破了沉默,也让张绘两人感到有些吃惊。
  原来宁月刚才假装拿着林序的十字架祈祷只是为了将百穿附上去。
  连林序都瞒过了,更别说他们两人了。
  林序的五感洞察力可谓恐怖,却没发现这一点。
  这也是宁月了解林序,所以发动百穿的时候刻意用左手遮住了右手上的纹路。
  “可就算这样,我们怎么上去?那游轮可是有二十米高……就算用青闪,我也得在那艘船的周围才行,我的青闪距离有限。”
  张绘先回过神来,思索着说。
  听了他的话,宁月笑了。
  “别忘了,我们背后可是有序诫所的!”
  ……
  “轰轰轰!!!”
  庞然大物排开巨浪,像一头海上巨兽航行在海面上。
  甲板上,林序看着背对着他和悉茗的紫色和服女人。
  虽然那有些不像是和服,有些像是和服与古代宫廷装的结合。
  上船后女人就一直站在那里,已经站了将近半个小时,仿佛在酝酿着什么。
  林序和悉茗也没有说话,只是静静看着她,林序是沉稳,别人不说话他当然也不会去想着要说什么,至于悉茗,则是闭着眼睛,不知道在想些什么。
  气氛就这样压抑着,没人先开口。
  林序觉得这有些像是武侠小说里那种高手对峙,高手之间的对决,往往都在一瞬间,所以在开始之前,都在酝酿着自己最强的一击,一出手,就是致命!
  这当然不是什么武侠小说,这是序的世界,但是即使是序界中序者的对决,往往也是瞬间决定胜负。
  就像林序如果对上姜太卿,毫无疑问会被秒杀。
  如果让林序对上一个没有序的普通人,那普通人也会被他秒杀。
  序者之间的对决,往往都是一击毙命,就和武侠小说一样,却又不同,因为序者并不需要蓄力,只需要像野兽一样扑咬,决定胜负的,只是序的强弱。
  序,说白了,和蛮力有些相似,我的序比你的强,压制了你,你就会被我吞噬扑杀,就是这么简单。
  但是也有例外,真正的生死对决,很少有人会正面作战,序本就千变万化,如果运用得当,最弱的序也可能战胜最强的序,当然这只是理论上,毕竟大家都有脑子,拥有强大的序的序者能做的事也会更多。
  所以序的强大,足以让拥有强大的序的序者占尽优势。
  如果真有那种较弱的序战胜了强大的序的事情发生,那也一定是使用者脑子不够用。
  毕竟已经拥有优势了,却还是输,不是笨是什么?
  可就是这样的事,在序界却是经常发生的,生死对决,不是想的那么简单的,在死亡的逼迫下,人往往会爆发超乎想象的智慧与谋略。
  没有谁能断定两个序者之间的对决谁就一定会输,或者谁就一定会赢。
  林序看了看那个美到窒息的背影,再看看悉茗,抚摸着背后的剑匣。
  要是觉醒了序,那他估计就能和这个强大的女人有一拼之力了。
  虽然不知道他的序会是什么,但是红切在手,他有这点自信。
  没有觉醒序的他,就没办法将红切的威力完全发挥出来。
  想到上次看见的宁月手握红切放出的那漫天的彼岸花焰,林序不禁有些期待。
  就在林序想着这次回去就让悉茗带他去那个可以让他觉醒序的地方之时,变故突生。
  “咚!!”
  林序根本没反应过来,站在甲板最前方的女人突然半跪了下来。
  看她的样子,好像耗尽了全身所有力气一般。
  “怎么回事?!”
  林序暗暗心惊。
  他看向悉茗,白皙的小脸没有一丝波澜,闭着的眼睛上纯白的睫毛没有眨动一丝一毫。
  好像那个女人是自己脱力倒下了一样,但是林序知道一定没有这么简单。
  他看不到女人此时的脸,只能看到她半跪在地上的身体在颤抖挣扎。
  就像是有什么东西死死将她钳住了。
  如果林序能看到女人的脸,那他一定不敢相信自己所见。
  她背对着林序和悉茗两人,俏脸上布满恐惧,瞳孔收缩,就像是见鬼了一般。
  她有些不敢相信刚才发生的一切。
  就在刚才,她发动了自己的序,目标是那个让她感觉危险的小女孩儿。
  可也就是那一瞬间,她的序还未真正发动,却仿佛被什么东西压制住了。
  就像是被千斤的巨石突然砸中的感觉。
  也是那一瞬间,她突然感觉浑身动弹不得,有什么力量在强迫她往下跪!
  她只好在即将跪下的一瞬间用左腿支撑住,强大的身体素质才让她不至于出丑。
  白皙的右腿膝盖上此时已经渗出血来,被那莫名的强大压制力压迫着。
  “我认输!!”
  她突然有些不甘地低沉道。
  说出的话犹如寒冬的风。
  林序至始至终都未搞清楚发生了什么,只是看见这个将他轻而易举压制住的女人突然就半跪于地。
  “没想到战斗结束得这么快!”
  他瞥了一眼身旁的悉茗,内心震惊不已。
  如果到现在他都还不知道发生了什么的话,那他就实在太蠢了。
  这里只有他们三个人,那个女人还说出了认输的话,结果不难想象。
  悉茗以一种压倒性的力量赢得了这场争斗。
  他看不到,也感受不到的方式!
  “强大到这种地步吗……”
  拥有这样强大的力量,为什么会出现在他的身边。
  这让林序心中的疑惑又加深了。
  “轰轰!!”
  游轮依然行驶着,向着深邃的大海。
  如果这片海域还有别人,那一定会为眼前的天空感到吃惊不已。
  泛紫晕的天空,这样的景色普通人可能一辈子都见不到。
  女人在说出认输后就仿佛解脱了一般,颤巍巍地站了起来。
  像是刚刚经历了一场大战,可林序什么也没看到。
  “你究竟是谁?”
  女人转过身看着悉茗,问道。
  她觉得她实在太小看这个年轻小女孩儿了,对方和她根本不是一个级别的。
  甚至,她隐隐觉得两人还有一些本质的不同,只是她也想不到究竟哪里不同,所以她对于悉茗的来历感到好奇。
  悉茗听了她的话后笑了,这是她上船之后第一次笑。
  不知为何,林序觉得这个笑容好像有些自嘲的意味。
  “我只是哥哥的妹妹,仅此而已!”
  她如此说道。
  说话时还看了林序一眼,那一眼里不含任何感情,一点也不像妹妹看哥哥的眼神,反倒有些————仇恨!
  是的!
  就是仇恨!
  当林序仔细去看时这种感情便消失了,剩下的只是天真无邪。
  林序甚至都怀疑自己是不是眼花了,那种感情实在消失得太快。
  但是他那超强的五感告诉他,他没有看错。
  可是……
  为什么?
  林序想不到悉茗恨他的理由。
  “应该只是眼花了……”林序暗暗道。
  悉茗本就是个奇怪的女孩儿,那种眼神是他理解错了也是有可能的。
  悉茗救了他两次,如果算上那次开五感的话,就是三次。
  如果悉茗内心是恨他的,又何必救他呢……
  就在林序有些愣神的时候,女人也在将目光放在了他身上。
  “你和暮君是什么关系?”
  一句话,让林序回过神的同时再次愣住了。
  “暮君?”
  林序疑惑,这是个陌生的名字。
  女人看林序一副不解的样子,微微皱眉。
  林序的反应和她想象中有些不一样。
  悉茗依然是那副人畜无害的表情,听到这个名字没有做任何反应。
  莲步轻移,女人缓缓向林序两人走来,紫色和服被海风扬起,露出雪白的小腿,唯一不足的是右腿膝盖上带着血迹。
  可想而知刚才让她跪下的力道有多大。
  她走进后眯着眼仔仔细细看着林序,仿佛要将林序的相貌完全描刻在脑海里。
  突然,她仿佛明白了什么,深深看了林序一眼。
  之后就移开了目光,转过身。
  林序看不到,她转过身后的脸上有些许落寞。
  那不是别的什么异样的感情,而是——孤独!
  就像一个人站在山巅,仰视众生。
  那种孤独,只有经历过的人,才会懂吧……
  “我也差不多猜到了,现在终于算是确认了……”
  “真是可惜了……”
  “可惜……”
  她喃喃着,不知道在说什么可惜,还说了两遍。
  至少林序是不懂的。
  林序只是觉得她的背影显得有些萧条。
  虽然依然是那样美,美到极致。
  但是就是给人一种悲切的感觉。
  不知道是否错觉,林序觉得天空仿佛更紫了。
  紫得有些发红……